各方幫扶下,陝西兩位殘疾人脱貧解困——眼中有光 腳下有路

2020-09-07 13:46:24 來源:人民日報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開欄的話

最近,中辦國辦印發《關於改革完善社會救助制度的意見》,其中提出要完善對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以及老年人、未成年人等特殊困難羣體的救助政策,依據困難類型、困難程度實施類別化、差異化救助。

如何幫助因殘因病致貧的殘疾人實現脱貧?對需要醫療康復的殘疾人,有哪些幫扶舉措?如何讓殘疾孩子更好地求學成才?如何保障殘疾人住房、出行、生活等方面的需求?本版今起推出“關心救助殘疾人”系列策劃,敬請關注。

張永強——

區殘聯扶助+村委會照顧

跑起了出租,辦起了工廠

記者第一次見到張永強時,他正在家中做柿餅。“柿餅夾核桃,快來吃吃!保準比蜂蜜還甜!”他説。

“今年算試做,技術不過關,有些柿餅沒上霜,明年肯定沒問題。”在鄰居和家人眼裏,張永強是個倔脾氣,定下幹啥事就一定要幹成。

張永強家住陝西渭南市華州區柳枝鎮南關村。幾年前,一場車禍使他雙下肢高位截肢。“我是家裏的頂樑柱,上有老母,下有兩個娃娃,殘疾了,怎麼養家?”張永強痛哭。醫藥費花了20萬,把家裏掏空了不説,還欠下10萬元外債。妻子劉冬莉説:“那時真覺得天塌了。”

出了院,張永強把自己關在家裏,來了客人便躲進裏屋,“人家越可憐我,我越難受。”

以前張永強帶着村裏人外出打工,後來只能靠妻子一人起早貪黑侍弄家裏的4畝核桃樹。張永強就這樣在家窩了一年,妻子終於忍不住了,“你還有娘有娃有我呢!這家指着你頂起來,苦活累活我來幹,你倒是給咱這個家想想辦法啊。”這話像一聲重鼓重重敲在張永強心絃上。

車禍後第一次出家門,張永強覺得走了20多年的鄉間小路是那樣陌生。來到區殘聯,工作人員趕緊為張永強辦了殘疾證,“有啥困難和需要就給我們打電話!”幾天後,區殘聯工作人員查看了張永強的家裏情況,對房屋院子進行了無障礙改造,之後還為張永強安裝了假肢,“覺得心裏暖暖的。”張永強説。

但擺在張永強面前最大的問題是生計怎麼辦。在家人的幫助下,他在殘疾人駕校很快拿到了C5駕照,跑起了出租。據瞭解,C5駕照是專為右下肢殘疾、雙下肢殘疾等殘疾人員設立的駕照類型。“汽車讓我覺得自己的腿回來了。”張永強説,他一年半跑了10萬公里,不僅在家周邊拉活,還把車開到了河南,“跑得遠了心情舒暢,沒了腿也能走四方!”

他把假肢收了起來,咬牙買了一台電動輪椅,把家門都換成可以遙控的電子鎖,起居工作,他都儘量自己完成。“不想麻煩家人和鄰里,我不能一直靠着別人。”因殘致貧的張永強心氣壯了起來,他對妻子説,“沒有腿我還有手,更有頭腦,我一定讓你們過上好日子!”妻子比他更高興,“那個不服輸的男人回來了!”

每年核桃成熟,妻子和母親都要徒手給採摘下的青皮核桃剝皮。張永強説:“看着她們這樣辛苦,我不能幹坐着!”

前年,張永強有了開核桃加工廠的打算。聽説貧困户創業可以申請補貼和無息貸款,他便找到了村委會主任陳建平。“只要你肯踏實幹,我們給你想辦法!”陳建平説。沒幾天,村信用合作社的工作人員便上門為張永強提供了5萬元的無息貸款,加上借來的錢,張永強購置了一台青皮核桃脱皮機。經過村委會開會研究,路邊的一塊空地也協調給張永強,並很快幫他辦了營業執照。

“幫我的人這麼多,我自己不能掉鏈子!”在核桃上市的旺季,張永強從早上10點一直幹到晚上12點,村裏不少人都上他這兒來加工核桃,每斤脱皮兩毛錢,一天能加工兩噸左右。

去年張永強賺了5萬元,不光脱了貧,還僱了其他貧困户和老人來幫工,“每人每天工資50到70元,還管一頓飯。”夏秋季節,張永強小小的廠房裏熱火朝天。他用手機記錄下很多大家勞動的場景,做成小視頻傳到網上,“收到的點贊還不少呢!”張永強得意洋洋地笑着説。

下一步,張永強還想去韓城學習花椒烘乾技術,柿餅做好了,還能試着做做柿子醋,多搞幾個產業。張永強還有個更大的心願,“我想給村裏的老人辦個食堂,經過了這麼大的磨難,我更能體會別人的難,我肯定能把老人服務好!”

何曉婷——

有扶貧項目+靠自身努力

家門口就業,做玩具設計

一雙小手,不時捉住鉛筆尺子量量畫畫,不時提起剪刀上下飛舞。可是,細看這雙靈巧的手,硬硬的老繭藏在手心裏。

今年31歲的何曉婷不僅手比別人小,個子也只有十二三歲孩子那麼高。幼年時的一場高燒,讓何曉婷患上小兒麻痹後遺症,光站着就要耗費不少力氣。雙親身患重病,無法勞動,家庭陷入貧困,何曉婷勇敢站出來承擔起重擔。

家住陝西渭南市蒲城縣興鎮曹家村的她,如今是社區工廠的玩具設計師,已經成功脱貧。“擁有洋娃娃是我的少女夢,我現在能去為更多的女孩圓夢啦!”

興鎮社區工廠是蘇陝扶貧協作項目,帶動了15户貧困家庭脱貧。同時,項目通過收益分紅可有效帶動貧困户114户,每户每年最低保障分紅1000元。2016年,社區工廠開到了家門口,在外漂泊多年的何曉婷前來應聘,“兒子兩個月大,我想在家門口找個生計。”面試中,何曉婷給總經理黨保衞留下深刻印象,他説,“曉婷有股靈秀氣,一搭話就知道是個敢想敢幹的人。”

一開始在工廠做平面設計,用到的是在外打工閒暇時自學的技術,看到別的設計師把紙上的畫“變”成手中的毛絨玩具,何曉婷便主動拜師,“身邊有這機會,我咋能不抓住?”黨保衞説:“她有創造力,不光技術學得快,在設計過程中也不受慣性思維左右。”如今她已經成為工作室能夠獨當一面的設計師。

簡單的玩具3個小時就能設計好,複雜的得四五天。“我是‘半路出家’,自然得比別人多下點功夫。”何曉婷説。她不僅完成好自己的工作任務,還主動接觸學習工廠的所有生產流程,什麼活都想上手試一試,現在每個工人都跟她很熟。“工廠新到了一台印花機,只有這台機器沒見過,明天我要去試試!”她笑着説。

何曉婷的童年是在手動三輪車上度過的,因為性格開朗,同學們都很喜歡她,爭着推她回家。雖然身體行動不便,但家裏的活她能幹的都搶着幹。15歲那年,她隻身一人拄着雙枴從農村來到西安讀職校,陌生的環境讓她一度心情低落。

“天天拄着拐,覺得校園裏的每雙眼睛都在看我。”好心人很多,但何曉婷不想麻煩別人。不知哪來的勇氣,她扔下雙枴,偷偷練習用自己軟綿綿的雙腿走路。“不知跌倒了多少次,只要還能站起來,我就要自己走下去。”

終於有一天,她自己靠雙腿走到了公交站,坐上公交把西安城轉了一圈,“像是取得了人生中的大勝利!那是我最開心的一天!”

畢業後,她進入電子元件廠組裝電路板。她十分刻苦,不僅把裝配工作做好,下了班還請教師傅,鑽研設計軟件。在西安的幾年,她還報名成人大學進修會計,白天上班,晚上上課,閒暇還鑽研各種辦公、設計軟件。

“媽媽好厲害!”有時把廢案玩具帶回家,兒子抱在懷裏就不撒手。在兒子眼裏,母親是一個“魔法師”。如今何曉婷非常珍惜這份工作,“家門口能當上玩具設計師,是我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

據瞭解,先後有13名殘疾人在社區工廠工作。“我們積極對接企業,讓企業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殘疾人在家門口就業,不僅讓他們富了口袋,更讓他們鼓起生活的勇氣。”興鎮黨委書記高武國説,“藉着興鎮產業轉型的契機,我們未來將引導更多企業承擔社會責任,使扶貧資源更好地轉化為扶貧效益,讓更多貧困户和殘疾人實現家門口就業。”

(責任編輯:許永廷)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