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全方位開放再加碼 外資加速佈局中國市場

2020-09-08 10:01:08 來源:黑龍江網絡廣播電視台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我國金融全方位開放持續向縱深推進。近半月來,債市開放等系列開放措施密集落地,多家外資合資券商、外資獨資貨幣經紀公司也相繼獲批,此外,在證券、支付、基金託管等多個領域,外資機構在華業務版圖不斷擴大。

記者獲悉,下一步,相關部門將繼續推動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深化外匯領域改革、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等更多開放政策也在醖釀中。在進一步擴大開放的同時,專家建議,需要建立與開放水平相匹配的風險管理體系,加強國內外監管聯動。

全方位開放將再加碼

金融監管部門近來頻頻發聲,針對進一步推進金融開放作出新的部署,債市開放、人民幣國際化以及資本項目可兑換等開放措施將持續推進。

近日,央行等三部門發佈關於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市場有關事宜的公告,鼓勵境外機構作為中長期投資者投資我國債券市場。已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機構投資者可直接或通過互聯互通方式投資交易所債券市場。此前,銀行間債券市場直投模式下直接交易服務(CIBM Direct)開始試運行,這是繼債券通之後,銀行間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又一重要創新。

債市開放只是我國金融開放持續擴大的一個縮影。據央行副行長陳雨露介紹,我國已經取消對銀行、證券、期貨和基金管理等領域的外資持股限制,同時在企業徵信、信用評級、支付清算等領域給予外資國民待遇。在今年發佈的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之中,金融業准入的負面清單已經正式清零。

下一步,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金融開放還將穩步推進。央行行長易綱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落實好近年來宣佈的金融改革和開放措施的同時,繼續推動全面落實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指出,將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逐步拓展計價結算、交易和儲備功能,提高人民幣可自由使用程度。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則表示,將進一步擴大滬深股通的投資範圍和標的,拓寬ETF互聯互通,便利境外機構配置股票ETF以及人民幣債券資產,持續加大商品期貨市場開放力度,擴大特定品種範圍。

“‘寬貨幣、低利率’為我國金融市場開放提供了機遇。”外匯局副局長陸磊近日指出,要推動以人民幣國際化為核心的高水平開放,促進金融大國向金融強國轉變。

外資積極入局

證券、支付多領域迎突破

政策利好相繼釋放的同時,外資近期也加快中國市場佈局節奏,證券、銀行、支付等業務領域取得多點突破。

9月3日,銀保監會批准日本上田八木短資株式會社在北京籌建獨資貨幣經紀(中國)公司,國內首家外資獨資的貨幣經紀公司有望落地。此前,證監會相繼核准星展證券、大和證券的設立申請,其發起設立方分別為新加坡最大的商業銀行星展銀行以及日本大和證券集團,至此,中國內地外資控股券商已達8家。

在支付領域,連通(杭州)技術服務有限公司日前在杭州揭牌,標誌着連通公司正式開業運營。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連通公司揭牌,是我國銀行卡清算市場開放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標誌着我國銀行卡產業及銀行卡清算組織朝着市場化和國際化方向邁出了重要一步。

外資金融機構在華業務版圖也在持續擴大。證監會日前公告稱,核准花旗銀行(中國)有限公司證券投資基金託管資格。這是繼2018年渣打銀行作為首家外資銀行取得證券投資基金託管牌照之後,第二家外資銀行獲批基金託管人資格。據記者瞭解,除花旗銀行外,今年以來,匯豐銀行和德意志銀行在華分行也申報了基金託管資格。

我國外資機構總數也於近年大幅增加。9月7日,據銀保監會國際部副主任王彩霞透露,截止到2020年7月末,外資銀行在華共設立了41家外資法人銀行,115家外國銀行分行。境外保險機構在華共設立了65家外資保險法人機構,外資保險註冊總資產達到1.6萬億元,資產規模較2018年4月初增長了約51%。

在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看來,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進程進一步提速,整體符合我國現階段金融業發展需要。通過進一步擴大開放,構建公平一致的市場環境,將更加有利於銀行保險機構充分競爭,優化股權結構,規範股東行為,形成合理多樣的市場體系。

值得注意的是,隨着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步伐加快,我國債市、股市等外資流入明顯增多。中債登最新數據顯示,8月境外機構債券託管面額為24619.55億元,較7月增長1178.31億元,同比上漲42.82%,較上年末上漲31.17%。境外機構投資者連續第21個月增持中國債券。

監管體制改革持續推進

業內人士表示,未來在不斷拓寬開放領域的同時,也要積極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機制改革,加強國內外監管聯動,建立開放經濟條件下多層次跨境資本流動宏觀調控體系。

郭樹清曾撰文指出,在穩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中,需要提高開放條件下的宏觀金融管理和防控風險能力,及時發現並有效阻遏外部衝擊向國內擴散。陸磊同樣指出,應積極推進聯合監管、協調監管、主動監管、動態監管、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監管以及國內外監管聯動。

方星海表示,應加強與境外資本市場監管機構的溝通和政策協調,強化跨境上市公司審計監管合作,嚴厲打擊財務造假行為,共同維護各國投資者合法權益,不斷提高自身監管水平,健全跨境資本監測和風險預警機制,做好輸入性風險防範應對,不斷提高開放環境下資本市場運行的活力和韌性。

此外,在專家看來,“宏觀審慎”成為防範和化解跨境資本市場風險的政策要點。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建議,為了防止資本的“大進大出”,可以採取一些宏觀審慎的政策維穩未來的金融體系和資本流動。

陸磊同樣表示,應建立開放經濟條件下多層次跨境資本流動宏觀調控體系,加快構建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用好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措施平滑外匯市場短期波動,維護國家金融安全。

(責任編輯:王威)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閲讀